第三百七十章 娘娘救我!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三百七十章 娘娘救我!司礼监最新章节

原来,这少年不是陛下的内侍,那么…仁慈的西洋大和尚闭上了双目,由衷的向上帝祈祷:万能的上帝啊,你大显圣威,将那个奸诈的,堕入魔鬼深渊的东方少年切了吧。

此刻,大和尚的心是无比虔诚的,他并不觉得这样跟上帝祈祷会不会不合适,因为,在他看来,眼前面这个可恶的东方少年正在将皇帝陛下一步步的引向罪恶。

太仆寺少卿李之藻倒没闭上双目,而是幸灾乐祸,这件事实在是太有趣,有趣到他打定主意,回头一定要写信将此事告诉自己的好友冯梦龙。

因为对方正在编写一本书,书名叫《警世通言》。 李之藻相信在冯梦龙的笔下,姓魏的杂流官想投机取巧,大拍太监马屁结果变真太监的故事,一定会被好友写的十分幽默,并且广受读者好评。

从而能给人以警醒,这世上,溜须怕马之辈必无好下场!笑话,我士大夫习圣人大道,讲的就是忠孝礼仪,到了你这小子嘴里,竟然连阉人都不如了?李之藻就差纵情放声大笑了,陛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小子小鸟铁定不保。

身为那小子口中所说的外朝官,李大人此刻心情十分愉悦。

什么叫现世报?这便是!小子,你刚才不是滔滔不绝么,现在怎么哑巴了?李大人很不合时宜的嘴角微咧了下。 福王妃姚氏倒是一脸羞红,自家公公什么不好做,非要切人家命根子,她虽是过来人,可听着也是羞人。

为避嫌,姚氏抱着次子假装去喂乳,悄悄的出了殿。 朱由崧见娘出去,忙也撵了上去,郑尚仪见了,不放心,也赶紧跟着去照顾皇孙。

朱常洵看了眼老婆孩子,没跟出去,因为他觉得还是这里有意思。 老爹要切人小鸟,他这做儿子的可得看看热闹。 帮着这家伙求情?求情是不可能求情的,你刚才话说的那么漂亮,现在轮到你以实际行动向皇帝表示了,你怎么能退缩呢?你若这样,和外面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有什么不同?没了小鸟,前程却是有的,就看你如何取舍了。

有意思,有意思。 当局者急,旁观者乐。

福王殿下此刻大概也有些幸灾乐祸,毕竟,长这么大,把牛皮吹破,搬石头砸自己脚,把自个绕坑里的事情,碰到的可真是不多。

再说了,刚才那红包也太少了些,你要是三百两的话,本王说不定能为你美言两句。 三十两?…还是下回再说吧。

张诚和崔文元这会倒觉是好事,小家伙灵牙巧嘴的,见识也不小,若进了宫,真有前途,也不屈材。

殿内就剩一个妇人了。 经验老道的妇人。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贵妃娘娘都做奶奶了,可不会跟儿媳妇还有那紫丫头一样听到切小鸟而害羞。

不过,娘娘现在还是比较生气的,气自家丈夫怎么想出这馊主意了,人家小魏可没得罪你,犯得着叫人家进宫么。 小魏打关外回来,大过年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皇帝不赏人家点,反而惦记着要人家净身入宫,是不是也太不像话了?就算人家家里有个哥哥,可这香火传承能要哥哥代劳么?强扭的瓜不甜,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跟刘时敏一样的。 见小家伙跪在那里,脸憋的通红,眼泪都出来了,身子还在微微发抖,贵妃娘娘可看不下去了,她倒不认为丈夫是真要小魏净身,寻思多半是吓唬这小家伙,于是上前笑着劝道:“陛下,人家不愿意,你何必强求呢。

只要他用心替陛下办差,进不进宫又有什么打紧?你看把人孩子吓的。

”娘娘,我的亲娘哎!你可算是说话了!满头大汗的良臣听到郑贵妃的声音,那就跟六月久旱,天降甘露一样。 保住了,保住了…良臣心里呢喃,万历最听贵妃的话,贵妃发话了,只要不是说换太子,万历一万个答应。

李之藻那里则很是失望,他也以为皇帝会听贵妃的劝。

利玛窦的老眼一下变得炯炯有神:万能的上帝难道没有收到虔诚信徒的呼唤?福王殿下撇了撇嘴,没意思,以他对父皇的认知,小家伙多半不用进宫了。 然而,喝凉水也塞牙的事情发生在了良臣身上。 万历竟然没有理睬贵妃,而是板着脸,不快的对贵妃娘娘道:“爱妃,你不是不知朕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刚才朕想啊,为何民间会有朕令不出乾清宫一说?还不是因为外朝不把朕放在眼里,不把朕这天子当皇帝看么!…朕不能再这么窝囊下去了,魏良臣说的对,内外有别,祖宗既定了内廷外廷之分,朕为何不能重用内廷?反正在外朝眼里,朕这皇帝不堪的很。 于其这样,索性朕就真不堪给他们看!”陛下,你要不堪给谁看,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良臣“咯噔”一下,脸一下白了起来。

听万历的语气,怎么是吃了秤砣要切他魏舍人小鸟呢?陛下,妻管严是咱们民族的传统美德,你身为天子,万民之表率,一定要身体力行,可不能半途而废啊!良臣想的,也是郑贵妃要问的。 万历却是轻叹一声,看了眼张诚和崔文升,然后对贵妃道:“朕意派内廷出外,然出外乃大事,成祖时虽有先例,然两百年未有之。

内廷中人,多无经验,故朕想着既然要办出外,便要寻一得力之人去做,否则,稍有差错,外朝必非议四起。

环顾左右,也唯这小家伙得用。

”言毕,看着良臣颇是愧疚道:“也只能委屈你了。

”委屈你奶奶的爪子!良臣骇飞了魂,慌忙就叫:“陛下,臣…”万历却根本不听他的,拿手一挥,吩咐道:“你不用说了,张诚,人交给你了,你带他去,完事后且隶你名下,等养好身体,朕自有安排。

”张诚听后,愣了下,旋即躬身:“奴婢遵旨!”尔后便唤人进来,几个五大三粗的伙者不顾良臣的挣扎,将他往殿外拖去。

“娘娘救我!”良臣哭天喊地,如死猪般被生生拖出了大殿。 满殿只有余音——“娘娘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