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说他从海上来苏爻周文浩小说免费试读

风说他从海上来苏爻周文浩小说免费试读

热门小说《风说他从海上来》由二馨儿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爻周文浩,内容主要讲述:初遇,他是我的救星;再遇,他是我的克星。

哪料百转千回后,他会是我生命里最明亮的星星……...精彩章节试读:不知过了多久,我恢复了意识,第一件事就是摸向肚子,原本隆起的腹部变得平坦。 我的二胎宝宝没了,意味着念念也没救了……他们是我凄苦人生中唯一的希望,是支撑着我活下去的动力,没了他们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这样想着,我拔出了手背上的输液针头,慢慢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并爬上护栏。 这是深夜的某个时间,喧闹了一个白天的丹城归于寂静,只有冬日冷风发着呜咽穿耳而过,仿佛也在为我们母子默哀。

宝宝一个人在地下肯定会冷,但没关系,我马上就会去陪他。

这样想着时,我把身体伸出窗外,冬夜冷冽的寒风穿透我单薄的病号服,刺痛我的皮肤。

我打了个哆嗦,也清醒了过来。

不,我还不能死,念念还活着,我得陪他。

脐带血没有了,他估计也撑不了太久,是我把他带到世界的,是我没治好他的病,我至少要陪他到最后一秒。

我跳下窗户,跌跌撞撞的走出病房,却被巡夜的护士拦住:“这位病人,你要去哪儿?”“我要回家,我生病的儿子在家里,我得去陪他……”护士拦住我:“你刚做完清宫手术,术中还有大出血的情况,你现在得冷静下来配合治疗,胡乱走动很可能再次出血。 ”“没事,我真的没事,我一点事都没有,我要回家……”我推开护士,可双手却用不上劲儿,只能哀求她,“我白血病的儿子昨天发了高烧,他爸爸又忙着哄别的女人,保姆估计一心想着回家过年,除了我没人会照顾好他的,所以我必须回去……必须……”我撑着摇摇晃晃的身子往外走,可脚下的路变得坑洼不平,天花板也在乱转,不一会儿我就摔了下去……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戴着口罩的医生恰好在查房,非常严肃的对不知何时出现的程嘉逸说:“你老婆24小时内大出血两次,一共输了八百毫升血,若再乱来,神仙都救不了她。

”程嘉逸眸色暗沉的瞟了我一眼,和医生说以后会注意的。 医生走后,程嘉逸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下,一直垂着脑袋玩手机,不和我做任何交流。 我主动打破沉默:“我的手机不见了,又特别想念念,能用你的和他开个视频吗?”程嘉逸滑手机的手突然僵住不动,随后推开椅子站起来,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嘎吱声。

他大跨步走到我面前,猩红着双眼居高临下的蔑视着我,脖子上青筋尽显:“念念?你已经害死他了!你没资格和我替他!”我以为他口中的“害死”,是指我没保住二胎,没留下脐带血救念念。

我自知罪虐深重,但还是努力想补救措施:“我知道是我错了,但我们也不能轻易放弃。 说不定念念能等到合适的骨髓,而等我身体恢复后,我们也可以尝试再生一个……”“够了!”他暴躁的打断我,双拳紧握的双手一度欲扬起,但最终放了下去,“我没有时间陪你玩,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摔门而去。

之后有护工来照顾我,说是程嘉逸请她来的,我用她的手机联系程嘉逸询问念念的情况,他冷冷的了句不用担心就挂了。 失血过多令我特别虚弱,我屡次要求出院都被拒绝,住了小半个月后总算得到出院许可,而程嘉逸也再次露了面。 我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念念的情况,他似乎憔悴了一些,本就瘦削的脸越发棱角分明了,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寡淡:“他很好。 ”我松了口气儿:“那怎么不带他过来?”他的喉结滚动了好几次,再开口时声音沙哑了很多:“他被我送去美国了,在那边找到了合适的骨髓。

”我注意到他的眼睛突然湿润了,以为是和我一样是喜极而泣,我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笑容:“太好了,念念有救了!你开车来的吧,赶紧带我去大使馆,我要快点拿到签证去见儿子。

”程嘉逸的脸上却没一点喜悦,递给我个牛皮纸袋:“先看看这个。

”“什么?”他不说话,微扬了下巴,示意我自己看。 我狐疑的打开,看到“离婚协议”几个大字时,薄薄的几张纸却犹如千斤重一般,把我的手连同我的心,都压得好疼。

“是因为我流产,而你又帮念念找到了配型的骨髓,才提前结束婚姻的吗?”我努力憋哭,声音显得沉闷而沙哑。 他嗯了一声。 我终究还是哭了出来,仰头求他:“做移植手术会有风险,请让我陪他做手术吧,等他康复了,痊愈了,我会消失得干干净净的,好不好?”“苏爻,我们得有契约精神。

”他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虽然二胎没了,但之前承诺给你的东西我一样没少,所以别讨价还价了。 ”“我不要你的钱,也不要你的房子,我只要念念……”“苏爻!”他厉声打断我,“我能站在这里和你心平气和的说话,是用了毕生的修养和忍耐力的。

你口口声声爱孩子,在我面前表演慈母人设,可你做的却是害死孩子的事。

若不是你先出手打方玲,那我的孩子不会死,方玲的腿也不会截肢。 ”“截肢?那也是她咎由自取,是她先……”他再次打断我的话:“苏爻,你是我程嘉逸活了27年,见过最狠最阴险的人。

虎毒都不食子,所以你连畜生都不如。

”我知道这种时候肯定要辩解的,我情绪激动的解释:“不是我出手打方玲的,是她用椅子砸的我,就连车祸都是她栽赃给我的……”啪……他又扇了我的耳光,上次是左脸,这次是右脸,还真是凑成双了。 我还想解释,但话到了嘴边就忍住了。

方玲说得没错,在我和她之间,程嘉逸会无条件相信她的话。 就算我把心掏出来给他看,感情障目的他也会站在方玲那边。 既然如此,何必再言。

我擦了把泪,尽量冷静的说:“我同意离婚,但我会净身出户。

如同你恶心我一样,我也不想被你给的东西脏了手。 还有,离婚证办下来后,请记得把你当初拍来威胁我的视频删了。

”他喉结动了动,到底没再说什么。

小说《风说他从海上来》第15章失去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