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书侯君集传》文言文原文及译文

《新唐书侯君集传》文言文原文及译文

  原文:  侯君集,豳州三水人。

以材雄称。 少事秦王幕府,从征讨有功,擢累左虞候、车骑将军,封全椒县子。

预诛隐太子尤力。 王即位,拜左卫将军,进封潞国公,邑千户。

贞观四年,迁兵部尚书。   李靖讨吐谷浑,以君集为积石道行军总管。 师次鄯州,议所向。 君集曰:“王师已至,而贼不走险,天赞我也。

若以精兵掩不备,彼不我虞,必有大利。

若遁岨山谷,克之实难。 ”靖然其计,简锐士,约赍深入,追及其众于库山,大战,破之,进会大非川,平其国。   高昌不臣,拜交河道行军大总管出讨。 王麴文泰笑曰:“唐去我七千里,碛卤二千里无水草,冬风裂肌,夏风如焚,行贾至者百之一,安能致大兵乎?使能顿吾城下,一再旬,食尽当溃,吾且系而虏之。 ”君集次碛口,而文泰死,子智盛袭位。 进营柳谷,候骑言国方葬死君,诸将请袭之。 君集曰:“不可,天子以高昌骄慢,使吾龚行天罚,今袭人于墟墓间,非问罪也。

”于是鼓而前。

贼婴城自守,遣谕之,不下。

乃刊木塞堑,引撞车毁其堞,飞石如雨,所向无敢当,因拔其城,俘男女七千,进围都城,智盛乃降。

高昌平,君集刻石纪功还。

  初,君集配没罪人不以闻,又私取珍宝、妇女,将士因亦盗入,不能制。 及还京师,有司劾之,诏君集诣狱簿对。 君集自恃有功,以它罪被系,居怏怏不平。

皇太子承乾数有过,虑废,知君集犯望,因其婿贺兰楚石为千牛,私引君集入,问自安计。

君集举手谓曰:“此手当为殿下用之。

”又遣楚石语承乾曰:“魏王得爱,陛下若有诏召,愿毋轻入。

”承乾纳之。

  承乾事觉,捕君集下狱。 帝自临问,曰:“我不欲令刀笔吏辱公。

君集辞穷不能对。 帝语群臣曰:“君集于国有功,朕不忍置诸法,将丐其命,公卿其许我乎?”君臣皆曰:“君集罪大逆不道,请论如法。 ”帝乃谓曰:“与公诀矣,今而后,徒见公遗像已!”因泣下,遂斩之,籍其家。

(节选自《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七)  译文:  侯君集,是豳州三水县人。 以才力雄豪见称。

年少时在秦王幕府做事,随从秦王征讨立有功劳,历任左虞候、车骑将军,封为全椒县子。

参与谋划诛除隐太子时尤为得力。

秦王继位后,升任左卫将军,进封为潞国公,享受封邑一千户。

贞观四年,升任兵部尚书。   李靖征讨吐谷浑时,任用候君集做积石道行军总管。

大军停驻在鄯州,商议出击方向。

君集说:“大军已到(这里),而贼寇没有跑到险阻之地,这是上天帮助我们。 如率精兵攻其不备,他们不会料想到我军(的动态),一定能大获全胜。

如让他们逃脱并守险于山谷,再行讨伐就很难取胜了。

”李靖赞同他的想法,便挑选精锐士卒,轻装深入,在库山追上了吐谷浑的军队,大战破敌,进军会师于大非川,平定其国。

  高昌王不臣服,拜君集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出讨。

高昌王麴文泰大笑说:“唐国离我们有七千里远,沙漠盐碱地二千里且无水草,冬风刺骨,吹裂肌肤,夏风如火,到这里的商人都寥寥无几,哪里能拍派大军前来?即使他们能围困我们的城池,一二十天后,他们的粮食吃完了就会溃败,我就可以击败他们了。

”君集率军进至碛口时,文泰死去,其子智盛承袭其位。

大军进驻柳谷,侦骑说该国正在安葬已故国君,诸将请求出兵袭击。

君集说:“不行,天子因高昌国骄慢无礼,派我替天行道前往讨伐,如果趁丧事偷袭他们,就不是问罪之师了。

”于是大振旗鼓而行。 贼众据城固守,遣使晓谕而不听。 便斩树填护城河,推出撞车毁其城堞,抛掷石块如雨,敌人无法抵挡,因而攻下城池,俘获男女七千人,进而围困都城。 智盛于是开城出降。 高昌平定,君集刻石纪功而还。

  起初,侯君集发配没收罪人没有上报朝廷,又私自收取珍宝、妇女,将士因此也盗取宝物,侯君集不能控制他们。

等到返回京师后,有关官员弹劾他的罪名,皇帝下诏侯君集入狱接受审讯。

侯君集依仗自己立有功劳,却因为其他的罪名被捕,心中怏怏不平。

皇太子承乾屡犯过失,担心被废,闻知君集不满,通过君集女婿东宫千牛贺兰楚石,私引君集进宫,询问自安之计。 君集举起手对他说“:此手当为殿下效劳。 ”又派楚石对承乾说“:魏王得宠,陛下若有诏书征召,希望不要让他轻易入宫。 ”承乾采纳其策。

  李承乾谋反事败后,收捕君集入狱。 太宗亲自临问,说“:我不想让刀笔吏折辱您。 ”君集理屈词穷不能回答。

太宗对群臣说:“君集对国家有功,我不忍心用法律处置他,想免其死罪,各位应该会答应我吧?”群臣都说:“君集之罪,大逆不道,请依照法令处决。 ”太宗便对君集说:“与您永别了,从今以后,只能观看您的遗像了!”因而流下眼泪,随即将他斩首,并籍没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