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初的疑似“禅让”

王晓渔|文  讲到禅让,总是要追溯到尧舜禹,但那些是神话还是历史,至今存疑。 顾颉刚认为是战国时期的虚构;郭沫若认为确有此事,把禅让视为“评议会选举”;而在黄宗羲看来,当时的“君”责任很大,权力太小,所以不太留恋自己的位置。   传说中的禅让很难验明正身,但在后来的历史中出现过很多次。 一个被忽略的现象是,历代政权更迭无论采取暴力还是非暴力的方式,常以禅让名义进行——王莽以禅让的名义篡夺汉位,开创了一种模式——按照顾颉刚的说法:“从此以后,中国的历史上,凡是换朝代而出于同民族的,便没有不依照这个成例行禅让的典礼的。 所谓征诛,只供异民族的使用罢了。 ”(《汉代学术史略》)此后,不仅汉魏之际和魏晋之际是禅让,隋唐之际和赵匡胤黄袍加身同样是禅让。

禅让和篡权几乎是两面一体,不可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