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确诊肺癌,生活总是让人如此无奈……

父亲确诊肺癌,生活总是让人如此无奈……

  拿到结果,我把爸爸支开,一个人在医院门口想了很久,第一,该怎么沟通。

第二,怎么治,去哪治?  首先医院,肯定要选大医院,让妹妹在几个省内排名前的医院看号子,挂了某附二第二天肿瘤科的号。 大家一致商量,跟爸妈说检查是肺部有炎症,还需要再去确诊下。

  16号去的附二,肿瘤科医生看了一眼CT,说你这个病灶太小,不适合活检,去挂个胸外科做手术吧。 于是马不停蹄去挂胸外,幸运的是,捡到了一个第二天胸外的主任号。

  17号去胸外,主任看了CT,敲定了直接手术的方案,让我去住院部排队,开了增强CT,骨扫描,头部CRM。 后来我才知道,后面这两个检查是确定有无远端转移,确定能否手术的硬性指征。

  幸运的是,爸爸每项检查都正常,心稍稍放下一点,甚至想象如果是早期,或者原位那就好了。

  26号,接到医院的电话,通知第二天入院。 安抚爸爸的情绪,说一个小疙瘩,还是割了放心,免得以后变化。

就这样进了医院,继续完善各项检查,做了支气管镜,结果都是正常。

刚好同病房一个病友割出来检查是良性肿瘤。 我们一家还想着兴许我家也是良性呢!  30号手术当天,我和妈妈送他去手术室门口,妈妈说坚强点,我们在外面等你。 就这样,11点不到进了手术室,一家人在外面等着,听着广播不停喊什么病人家属去手术室门口,什么病人家属去谈话间。

几家欢喜几家愁。

我家一直没有动静,我安慰妈妈,没有动静表示一切顺利。 结果12点多,喊我们家属去手术室门口,原来还没开始,是麻醉师谈话。 签完字我问,手术大概多长时间,医生回答我两个半小时。

  1点……没动静,我安慰妈妈说顺利着呢。

  2点……没动静,我说没这么快的,不要急。   2点半……没动静,心里有点慌,还是安慰妈妈,手术哪这么掐着时间,晚个半小时很正常。

  3点……没动静,大家都没心情坐下去,都围在等候区大门,生怕错过一个信息。

  3点半……没动静,我心里知道情况不好了,肯定不会是良性,恶性,要做淋巴结清扫,才会拖这么久时间,我心里明白,但是还是对妈妈强颜欢笑,让她不要着急,没消息表示没意外。

  4点……广播终于通知我家去手术室门口,家里十几个亲戚呼啦一下围过去。 医生端着盘子,里面是我爸爸割下的左下肺,医生给我们看了里面的肿瘤,说术中探查,左上肺有一个淋巴结,呈阳性。

家里亲戚没听明白,以为医生说良性,呼啦一下全散了,跟我妈说你放心了,是良性呢!  我的心,从医生说阳性那一句,彻底跌入冰窟,他们不明白,我明白,淋巴结转移,原位,早期,彻底没戏了,至少是2b或者3a。

  家里人都在劫后余生般的讨论,说幸好是良性,吓一跳。

我走到走廊上,忍不住流了眼泪,这是爸爸生病以来第一次情绪奔溃,对未来的恐惧,迷茫……  跟弟妹讲了一下真实情况,两个懵懵逼逼的人搞不懂什么状况,还以为真和大家说的一样。 把姑妈私下喊过来说了情况,姑妈抹着眼泪,大家决定先瞒着我妈,也瞒着家里的老人。   5点多,爸爸手术完成,推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直接推入术后监护室了。 我支开所有亲戚长辈,和妹妹在监护室门口见了一下手术医生,拿到了病中快速病理,低分化腺癌,一个淋巴结转移。   术后的恢复还算顺利,爸爸很坚强也很配合,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

配合医生咳痰,一天比一天好转,第三天拔了引流管,第四天就安排出院了,在我们的刻意引导下,爸爸一直以为自己是良性肿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