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之血泪 无限的使徒们

苍之血泪 无限的使徒们

提丰军团与奥林匹斯联军交战的前线,即使以当代无限使徒发展的高超技术水平也不可能计数每一秒逝去的生命。 放在任何级别没能超越世界的文明中会被当成异想天开的现象,在决定奥林匹斯未来的战场上随处可见。 结合神秘与科技之精髓制造的兵器与狰狞可怖的怪物相互厮杀,双方首脑不断投入兵力填补战线出现的缺口,任何一处看似不起眼的区域都有可能被尸体填满成千上万次。 只不过在超越世界级别的火力反复轰击下,那些为了胜利付出生命的个体连一粒灰尘都不会留存。 倾尽全力投入兵员作战,不论对提丰还是奥林匹斯都是十分沉重的负担。 对暂时失去领袖的奥林匹斯而言,没有首领持有的权限,仅剩的无限使徒没有权限调动奥林匹斯内部为了应对泯灭体而准备的决战用大型武装,以至于本应该调动决战兵器镇压叛乱的奥林匹斯陷入从未有过的困境。 只不过在奥林匹斯内苦于维持战线的无限使徒并不知道,在蜂拥而至的怪物集群后方坐镇的提丰同样陷入了与奥林匹斯不相上下的麻烦之中。 ‘量产侦查型九头蛇,数量减少至百分之二十以下。 工厂异常区域急速扩散,现已指挥反应正常的工厂构建隔离带,防止异常情况继续扩散。 。

。 ’属下从精神链接网络中传递的信息令提丰产生强烈的危机感,隐藏在骇人躯干中的无穷讯息向提丰示警——后方发生的异常将关乎与奥林匹斯交战的胜败。 若是放任异常状况继续蔓延,恐怕奥林匹斯一方无需继续进攻,仅是怪物自相残杀就足以令底蕴严重不足的提丰军团彻底崩溃。

意识到情况逐渐对己方不利,提丰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将问题发生源彻底碾碎。

然而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挡在提丰难以抑制的怒火前方,那就是现在提丰找不到究竟是谁引发后方的异变。

调查现场的怪物所找到的线索只有从死去的怪物体内提取的特殊能量,至于是谁散播的特殊能量,以什么方式干涉怪物的思考能力,现在的提丰依然是一无所知。

‘居然是资料中不存在的能量,看来盖亚也不过如此,连现存的能量信息都有所缺漏。 等我将奥林匹斯攻破,取得对所有生命的统治权后,刚好以此为借口将盖亚重新打入塔尔塔洛斯之中!’丝毫不顾可能窃听到自身想法的盖亚的感受,对造物主没有哪怕一丝敬意的提丰轻蔑地决定了对盖亚的处置措施。 至于要怎样处理后方逐渐扩张的异常状况,提丰虽欲派遣能力更加出色的下属,无奈提丰掌握的兵员均为寄生工厂紧急赶工的产品,单从战力角度来看倒是符合提丰对战争的需求,但要是让怪物们去做科研相关的工作,恐怕连那些刚刚踏出母星的文明都要胜过脑壳里塞满异化肌肉的怪物们。 ‘统帅!敌方出现无法对抗的强大个体,前线阵型遭受严重破坏。 根据前线反馈的能量信息,袭击者身份判定为最高管理层的哈迪斯和波塞冬。 ’收到前线告急的消息,原本专注于指挥作战与维持生产的提丰张开遍布身体表层的无数眼球。 如果此时探测其能量指标,无疑会发现提丰的能量正在急速活化。

‘哈迪斯和波塞冬。

。 。

最高管理层现存成员中占据最前列的强者,此时出现在战场上对我军进行压制的理由,是要逼迫我出现并纠缠,然后让剩余的成员趁机彻底击溃我方部队吗?’下一刻,正在战场上全力扑杀怪物的哈迪斯与波塞冬突然感受到足以令身体战栗的压迫感,紧接着迎面而来的无数高能射线迫使两名最高管理层成员全力防御。 接连不断仿佛永不停歇的能量炮击令两位无限使徒确定来者正是怪物中的怪物——提丰。

战场上急剧攀升的能量数值令奥林匹斯内部负责观测的个体锁定提丰的位置,后方接过指挥权的雅典娜当即对待命的无限使徒下达指令。

‘依照计划继续行动,在宙斯被救出之前,表现出我们已经倾尽全力作战的假象。

只有让提丰同样投入战力,营救宙斯的部队才有机会潜入敌阵!’在雅典娜的命令下达后,前线立刻多出数名最高管理层的无限使徒对怪物进行无差别扫荡,在提丰注意到他们之前将战线一口气大幅推进至接近提丰本阵。

一边应付来自哈迪斯与波塞冬的猛攻,提丰毫不慌张向属下发布命令。

‘后退,稳住防线!特别部队出动,瞄准最高管理层成员发动攻击。

不论付出多少牺牲都无所谓,只要将最高管理层的成员屠杀殆尽,我就是剩余所有生命的绝对统治者!’可惜现在寻心一行人并没有在现场观战,否则挡在最高管理层成员前方的怪物一定会被认出。 奥林匹斯神话中记载的怪物可不仅仅是寻心见到的量产品,通过寄生发展水平较高的世界甚至连续将多个世界作为养分,提丰在短期内培养出可以与当代最高管理层成员正面交战的特殊个体。

在无限大世界毁灭之后相关信息依然被保存至今,作为神话中的怪物为人所熟知的当代最高级别生物兵器。 ‘最高管理层的成员数量,特性,甚至连诞生时的情报都被我所掌握,在你们依仗底蕴击败我之前,我们怪物会先一步攻入奥林匹斯,让我坐上那至高的宝座!预备队留存基本防卫数量,剩余全部个体向前线移动,在我们的数量耗尽前击溃奥林匹斯!’确信自己的胜利近在咫尺,提丰将能量输出功率提升至最高,再一次张开让众多无限使徒陷入无力化的特殊力场。

受到力场的干扰作用,遭受削弱的无限使徒一方不得不收缩战线维持战局不被疯狂进攻的怪物压倒。

而提丰则是趁机对试图阻拦其行动的哈迪斯与波塞冬发动猛攻,无限使徒顿时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而在提丰抽调预备队大部分兵力用于决战时,一位由最高管理层亲自挑选的无限使徒绕过交战区域,悄无声息地摸到了关押宙斯的牢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