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散宴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第五百八十四章 散宴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参观队伍很壮观,秦泽和苏钰走在前头,刘总陪在右边,苟总陪在左边。 身后依次是东风的领导和考擦团。

秦泽戴着口罩和墨镜,与他并肩的苏钰投来一个无奈的眼神。 秦泽顿时意会。 这是还没谈拢,价格方面存在争议,昨晚刘总被他震慑了一下,不过这会儿也回过味来了,他能感觉出,秦泽很想收购自己的公司。

咱们小时候买衣服,妈妈肯定这样和你说过:看上喜欢的东西,不要表露出很想要的姿态。

这会让卖家有恃无恐,不好还价。

小买卖和大买卖,道理是共通的。 一路转了几个部门,员工们都正襟危坐的模样,埋头努力工作。

许光感叹道:“不错嘛,气氛很好。 ”刘总高兴的语气:“公司虽然不大,但都是一条心,都是好员工啊。

”舅舅很满意,连连笑道:“不错不错。

”很快,他们转到销售部。

应该是在公司群里得到通知了,销售部的大办公室里,销售们正在打电话,语气铿锵有力,一个个都好认真,好努力的样子。

已经工作到忘我了,好像根本没注意到秦泽一伙人的到来。

这么认真的吗?刚才我是来错地方了?打游戏的,睡觉的,聊天的,都是错觉吗?对,就是你,刚才打游戏多欢快。

秦泽拍了拍欧阳戚的肩膀。

欧阳戚假装没工夫理会,大声在电话里说:“今天能来吗?今天你过来,我给你打折,肯定低于市场价今天不能来啊,太可惜了,我跟你说啊,我们东风的设备,绝对一流,不比国外进口的差。

”销售部的经理老陈咳嗽一声,叫道:“欧阳,知道你拼命,别打了,秦总叫你呢。 ”欧阳戚:“好好,那改天你来,我亲自给你介绍,就明天吧,明天你”边说边转头,声音突然卡壳了。 欧阳戚看看秦泽,又看看东风的领导们。 心态崩了。

陈经理笑道:“这小子,虽然业绩很一般,但够拼,一天打九个小时电话,还经常跑出去出差,但像他这样的,我们办公室还有十几个。

”欧阳戚:“”他的内心写照: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脸好疼。 不仅是他,办公室其他销售员回眸一看,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心态就崩了。

这个戴墨镜和口罩的男人,刚才不是和他们打游戏打的很嗨么。 还给他们发了一根大鸡霸。

别告诉我这是收购方。

“这位是秦总,是公司的收购方。

”刘总拍了拍手。

然后,他发现空气突然安静了。 刘总不悦的皱眉,这群销售员虽然业绩能力一般,但都是老油条啊,这会儿应该起立,热情的喊一声:秦总。 发什么呆啊。 秦泽笑道:“大家好。

”众人:“”秦泽道:“大家技术都不错,以后有空开黑,反正都加过好友了。

”众人:“”欧阳戚捂住脸,绝望的想,我会不会被开除?嘤嘤嘤。

秦泽看向刘总:“那,咱们在逛逛别的地方?”一群人离开,但陈经理慢下脚步,没跟上,他扭身回了办公室。

指头扣了扣玻璃门,发出清脆的响声。

陈经理微怒的语气:“你们怎么回事。 ”刚才下属们的怪异反应,让他心里很不高兴,刘总肯定也不高兴了。 一点都不懂事。 没人回答他这个令人的窒息的问题。 陈经理怒道:“就你们这样的表现,等公司被收购了,能不能留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自己不争气,饭碗没了怪谁?”欧阳戚心虚道:“经理,那个秦总,他,他刚来过”陈经理先一愣,继而心凉,他手底下这群货色,他自己清楚。 “那你们在干嘛?”“打,打游戏”“”“他还和我们打了一局,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就是”欧阳戚脸色难看。 “”秦泽再次转悠到财务部,大姐姐们安静的坐在电脑前,寂寂无声,哪还有先前叽叽喳喳的热闹。 门口的那个大姐姐听到脚步声,首先抬头看来,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口罩配墨镜的秦泽。

化着妆的脸顿时呆滞了。

其他财务看过来,脸带笑意,看到秦泽后,也是呆滞。

一脸懵逼。 十脸懵逼。

秦泽看着她,再次问道:“你们平时都没事儿吗?”东风的财务部经理道:“有事儿啊,我们财务部特别忙。 ”他说完,发现下属们一个个脸色尴尬的样子。 刘总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太反常了。 不管是销售部还是财务部。 见到秦泽,都是一脸学生之间相互吃鸡被老师逮住的模样。 尴尬又害怕。

之后是参观厂房,这里倒是老样子,员工们不发奋不怠工的姿态。 毕竟装样子也装不出来,因为没活儿啊。

“目前处在清闲阶段,因为如果咱们谈好了,那得准备资产清算,所以厂房现在是半停工状态。 ”刘总道。

他这么说,无形中给秦泽一方制造心里压力。

你看,为了你们收购这件事,我们都停工了,多大的损失啊。

如果脸皮薄的,这会儿该稍稍愧疚。 参观完,刘总请客吃午饭。 没去市中心找高档酒店,因为没意义,你这会儿开车过去,一路堵车,能堵到下午一点。 工业园区这边,其实也有不少档次不低的饭店。 刘总订的饭店布局很雅致,走古风路线,屏风、青花瓷瓶、雕花桌椅,包间的角落里还点了一根檀香,一束灯光照下来,青烟笔直如线,这个叫做赏香。

菜色也很有特点,比如用各种海鲜拼凑出一幅清明上河图,再比如用大型砚台盛汤。 期间,开宴前,刘总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脸色有点不好。

双方都是老油条,谈判桌上打口水战,饭桌上绝口不提,一片和睦,称兄道弟。

喝了几杯酒,舅舅脸开始红了,上头了,就差和刘总勾肩搭背。 秦泽扶着舅舅去厕所吐了一次。 舅舅吐完,洗了把脸,叼上烟,看着镜子里眼球布满血丝的自己,嘿然道:“那老小子一个劲儿的灌我酒,昨儿还给我送女人,就是指望我能从中出力。 ”秦泽没好气道:“亏你还知道。

”“你这就不懂了。

”舅舅勾着秦泽的肩膀:“别看轻舅舅我,毕竟舅舅吃过的盐比你吃过饭还多。 你们谈你们的,看会议上脸红脖子粗的,这时候,可不就得我这个润滑剂在中间调和嘛。 就像每一个主角都需要一个插科打诨的逗比配角,是不是这个理?舅舅我和杰士邦润滑剂一样,超管用的。

”秦泽心说,杜蕾斯或许可以给你十倍广告费。 舅舅明显喝酒上头了,话都不过脑子,人家润滑油是为了更方便摩擦。

我们双方之间再起摩擦,收购的事多半得黄。

由此得出:摩擦=黄。 “其实我觉得吧,百分之五也没什么,你也不差这点钱。 ”舅舅说。 “你不懂,这家公司其实有很多你看不到的缺陷,再说,百分之五,那就是一百多万。 ”“这么多?那还是继续扯扯吧。

”舅舅惊讶道。 甥舅俩站在便池前,舒服的宣泄膀胱压力,齐齐抖了抖身子,抖了抖小兄弟。

许光嘿嘿道:“阿泽,咱们这算拜把子了。

”拜把子!秦泽怒道:“滚,你有点舅舅的样子行吗。 ”感觉再也无法直视拜把子这个词,不对,应该说终于正式理解这个词了酒宴渐渐进入尾声。 “秦总,深城好玩的地方不少,这几天我让人带你们去兜兜转转。 ”刘总敬酒。

他这是做好打长期战的准备。 “刘总,我和苏总明天就回沪市了,那边还有点事儿。

”秦泽举杯:“收购东风的事,咱们不妨先放一放,我呢,再找找,你也再看看。 咱们之间保持联系,好吧!”不少人是懵逼的,至少秦泽这边,包括苏钰和许光在内,都愣了愣。 东风那边,大多也是懵了。 “秦总,你这样就让兄弟难堪了。 ”刘总忙说:“有意见咱们可以再谈,梳理梳理,您这二话不说就走人,不是消遣我们吗。

”“这话过了。

”秦泽道:“怎么是消遣,一件货的好坏,不能看外表,质量也不能忽视,对吧。 ”很多人依然懵,但刘总是懂的。

“我是明天晚上的飞机,咱们还有一天的时间谈。

今天就到这里吧。 ”伴随着秦泽这句话结束,这场酒宴也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