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四章 入塔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九二四章 入塔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叮!指剑与铁锈长矛碰撞在一起,迸射出无边的火星,四周的虚空都被震裂。

远处,有一些强者从【千门之域】中出来,尚未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碰撞的余波震得七窍流血,飞速后退。 有人惊骇失色,那铁锈长矛明显是神兵,却被一道指剑所阻,这样的剑手未免太可怕。

轰隆……秦墨的拳头也已轰出,与如大日的掌印轰在一处,真罡气劲立时沸腾,化为一片汪洋,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你们太天殿,还有钟家,除了会阴谋暗算,还会点其他什么吗?”秦墨长啸,周身绽放血气之力,炽烈而狂暴,凝成一具血气铠甲,附着在体表。

经由【骨炉之心】的光焰淬炼,完美境的【祭体祷文】越发圆满,血气之力也越发凝练,由此凝聚的血气之铠表面,隐隐有战熊兽灵的图案。

巨响迭起,在骨塔这扇门户前,三道身影爆发大战。

秦墨伫立原地,拳劲、指剑连出,与钟家强者,太天殿少主不断碰撞,却是巍然不动。

此刻,秦墨有些吃惊,太天殿少主倒也罢了,乃是他假象的劲敌之一。

钟家的这名强者,虽是蒙面偷袭,但是,其气息与此前的钟泽王很相似,只是强大了数倍不止。 若真是钟泽王本人,秦墨不得不忌惮,战血家族的手段,能将一个人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提升这么多。 远处,越来越多的强者赶到,都是准备进入【阴诡骨塔】,却是被三人的大战所阻,不敢上前。

许多强大生灵又是恼怒又是忌惮,这三个家伙在哪里交战不好,非要堵着门,存心不让人过去不是?不过,观战的众强者也是惊骇,交战的三人实是太强大了,尤其是秦墨,一个少年竟是以一敌二,独战两大盖世强者。 尤其其中一个对手,竟是太天殿的少主。

“这少年是谁?!有如此实力。 ”有人震撼莫名。 在古幽大陆,秦墨固然是名声鹊起,但是,真正见过他的却不多。 何况,在很多绝世天才看来,传言往往有夸大的成分,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如何能够拥有那样惊人的实力。

要知道,二十岁之前的武主巅峰强者,这一纪元以来就未出现过,更不要说突破至皇主境界。

“那是西翎阵宗·秦墨。

”有强者低语,无比忌惮。

很多人清楚,在众目睽睽之下,经此一战,这少年由此会真正的名动大陆,若是能从这里安然离去,未来必定是大陆的巅峰强者。

“秦墨,受死吧!?”太天殿少主低吼,身周光辉炽烈,化为一轮大日,拍出无比惊人的掌势。 这是太天殿的镇殿绝学,每一掌都自成场域,蕴含着极其可怕的破坏力。

对于这个少年,太天殿少主充斥着无比杀机,在【骨炉之心】平台上的交锋,证明此子的潜能之大,远远超乎想象,若是不趁机除去,太天殿将来岂有宁日?另一边,钟家的强者也是咆哮,挥动铁锈长矛,爆发的气息撼动虚空,令得四周众强者战栗不已。 两大强者的联手之威,实是惊世绝杀,如何能够抵挡?咚!秦墨双手结印,脚下一道道麒麟阵纹涌现,化为一座祖级大阵,挡住了两大敌人的攻势。 周围,无边杀气冲起,如同喷发的火山,让众强者瑟瑟发抖,这样的战斗一旦卷入,谁都没有信心生离。 然而,两大强者的绝杀之势,却无法冲破麒麟大阵,祖级大阵竟是遭受震荡,并未立时崩溃。 “不能让他进【阴诡骨塔】!”钟家那强者低吼,很焦急,正是钟泽王的声音。 太天殿少主面庞冰冷,他也是一样的心思,要将这少年轰杀在此,不能让其成长下去。

可是,【麒麟踏瑞】形成的祖阵,又岂是那么容易破去,足以挡下两人的三轮攻势。

“主人,不要在这里耽搁。

”灯灵催促道。

秦墨微微颔首,终是按捺杀机,转身冲入骨塔门户中,消失不见,那道裂痕也随之消失。 此时,太天殿少主,钟泽王的脸色极是阴沉,两人都是惊怒不已,都是没有想到,凭两人之力,不惜放下颜面联手偷袭,竟还是没有将这少年抹杀。

“这家伙不能留在世上。 ”钟泽王开口,声音沙哑。

“无妨。 ”太天殿少主面庞冰冷,阴沉道:“进入【阴诡骨塔】后,还有的是机会,在那里其实更好下手。

先将属于我们的造化弄到手,再抹杀这小畜牲不迟。

”两人传音商议,也不停留,使用【骨塔之钥】打开门户,进入骨塔之中。

与此同时。 在骨塔之外,不断有强大生灵到来,也随之有混战爆发。

通过【千门之域】的强者,并非是都持有【骨塔之钥】,有生灵都是守在这里,争夺钥匙。 其他门户前的情况,都是相似,混战爆发的同时,也不断有惊世天才到来,震动诸强。

……呼呼呼……狂风吹过,【阴诡骨塔】第一层的情况,与秦墨想象的截然不同,这里既不是巨塔的建筑,也不是一处开辟的空间。

虚空中,有着幽然的光辉洒落,映照着一片辽阔的地方,仿佛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不过,这里太寂静了,四周弥漫着浓烈的光焰,感应不到生灵的气息。

秦墨伫立原地,微微皱眉,凭他变态的感知,能够察觉到一丝丝气机,在靠近这里后,立刻就选择了远遁。

骨塔第一层,并非是空无一人,只是太辽阔了,难以遇见。 “这是被吓走了么?”秦墨嘀咕。

事实就是如此,刚才在骨塔前,他与两大强敌的对决,着实吓到了一群强者,如何愿意与他靠近。

“主人,无人来打扰才好,尽快寻找【阴诡骨塔】的机缘,这里埋藏的宝物可不少。

不过,第一层未必有惊世的宝物存在……”关于这座骨塔,圣灯器灵虽是了解的不多,却也知晓一些秘密。

【阴诡骨塔】的第一层,原本倒是埋藏有种种机缘、宝物,但是,漫长岁月以来,进入骨塔的生灵们足迹踏遍第一层,自是将许多机缘都发掘掉了。 想要获得更强的机缘、宝物,自是要登上骨塔的更高层,在那里若有发现,都会是大收获。 “以主人这样,至少要登上第三层,才会遇到真正有用的东西。 ”灯灵这般说道。

灯灵又告知,要赶快行动起来,那些巨无霸势力握有骨塔的更多秘密,知晓许多惊世机缘的位置,这对秦墨很不利。

这种情况,就如同在远古龙坑一样,巨无霸势力在之前就探查过,将一些秘地做了标记,等待下一次开启时再进入。

如此一来,巨无霸势力相对于其他强者,自是更容易找到惊世的大造化。 对于灯灵的催促,秦墨并未第一时间行动,他在消化脑海中的一些意念。

这些模糊的意念,正转化为一段段记忆,都是与【阴诡骨塔】有关。 显然,古老意念中的那个男子,对于骨塔有着深刻的了解,这些记忆中有着许多地点,其中一些就分布在第一层。 “这些位置代表着什么?难道与神焰蜕变有关。 ”秦墨很是心动。

进入骨塔中的天才们,不仅是要寻找宝物,更重要的是寻找突破的契机,这才是重中之重。 “那就去那些地方。 ”灯灵也是赞同。

略一停留,秦墨就消失不见,隐匿了行迹,朝着其中一个位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