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她 谁是谁的劫,我和她谁的床上功夫好

我和她 谁是谁的劫,我和她谁的床上功夫好

采访时间:9月30日br/姓名:青葛br/年龄:23岁br/职业:学生br/爱了三年的男人背叛了我,却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同窗三年的女友竟是把感情当做任性,来自骨子深处的寒凉令我窒息。 br/来到这个南方城市念大学,颇受一番周折。

父母本希望我不要考得太远,终究是成绩决定了一切。

大学一年级,我就有了心仪的男友,一个高大健康充满朝气的大男孩。

他的名字叫存宇,老家也在北方,离我家也不是很远。

br/信非是我们寝的老三,一个美丽冷漠的女孩。 很少看到采访时间:9月30日姓名:青葛年龄:23岁职业:学生爱了三年的男人背叛了我,却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同窗三年的女友竟是把感情当做任性,来自骨子深处的寒凉令我窒息。 来到这个南方城市念大学,颇受一番周折。 父母本希望我不要考得太远,终究是成绩决定了一切。 大学一年级,我就有了心仪的男友,一个高大健康充满朝气的大男孩。 他的名字叫存宇,老家也在北方,离我家也不是很远。 信非是我们寝的老三,一个美丽冷漠的女孩。

很少看到她笑,说起话来也是那么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她的外表总是一身黑色。

春夏秋冬亦是如此,但细心的人还是能发现,她衣着的款式大不相同,且价格不菲。 修长的手指上一只轻薄的白金指环,腕上一款男式精工薄表,衬得她整个人气质不俗,一种低调的夺目。

信非的家就在本市,家世不错,很少听到她提及家里的情况,对人对己都是一副淡淡的模样。 渐渐的,我们寝室的其他几个人都有了男友,一到周末,就全都见不到人影儿。

偌大的房间里就剩下了她一个人留守。 有时,与存宇约会后,我就会早早回来陪她。

看得出来,信非很喜欢和我在一切,我只比她大两个月。

她喜欢叫我姐姐。 那时的她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只是面对众多追求者,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三年的大学时光,就这样一闪而过。

我们都笑话信非在虚度大好青春,她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但我感觉她的目光一直落在我的身上。 大三下学期,寝室的小姐妹们都陆续在外面租了房子,当然是为了约会方便。

信非说,我们也一起租个房间吧!我不想留在这里让人耻笑我的孤单。 两个人合租不但省钱,你和存宇也方便约会。

我也表示同意。

就和她一起选房子,直到收拾完搬了进去。 存宇不来的时候,信非就喜欢与我挤在一起。

起初我只是觉得她对我依赖,直到那天她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我才觉得不对路。

面对我的决绝,她涨红了脸,我才知道她对我的感情异样。 于是,我很坚决的表明了态度,信非仍是不甘的样子。

那天,我突然接到母亲的电报,说父亲病重,我急忙请假往家赶,待父亲好转,我才匆忙回来,一路上,我一直给存宇打电话,可就是没人接。

我的心里很忐忑,总觉得要发生些什么。 出租车停在了我和信非一起住的楼下。

上楼,开门,灯亮的瞬间,我看到存宇与信非躺在床上,我所有的思想都在那一刻短路。 信非脸上倏而即逝的狡黠让我明白,她满意了。

两个我最亲密的人,趁我不在的时候,睡我的床,盖我的被,谈情说爱,而我竟是从几千里外的探亲旅途中赶回,看着她亲手导演的这场戏落幕。

立在柜台的老男人,一直用他的余光瞄着我,他的心思并未在这花花绿绿的巧克力上。 不去理他,一个能做我父亲年纪的男人,我并不感兴趣。

想起存宇,我的心就一阵揪痛,他是我寂寞大学生活惟一的爱,而今,我不去再想。 “青葛,你还是搬回来吧,你知道,我不喜欢存宇,确切的说,我不喜欢男人。

你是最明白我心意的。 ”我把这条短信永远删除,真后悔当初怎么听了信非的话与她搬出寝室住在外面,想起那天晚上她放在我胸上的手,我的后背就会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青葛,我只是希望你回心转意,才不择手段,走了最低级的路子。 男人都不可信,就像是我父亲,与母亲生活了那么多年,却还惦念着他的初恋情人。 我们不要做不切实的梦。

”想着白日里她在我面前巴巴讨好的神情,我更是心生嫌恶。 删除,删除,真想让这一切从我的记忆根除。 爱了三年的男人背叛了我,却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同窗三年的女友竟是把感情当做任性,来自骨子深处的寒凉令我窒息。

我感觉右边的小腿一直在抽筋,还好,还有20分钟就可以下班了。

如果不是父亲生病,我完全不用靠这宝贵的休息日来赚钱。 那个老男人又来了,站在我面前,和上次一样他只买了一盒黑巧克力。 替他包好,我不去理她。

“星期天你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我以为耳朵出了毛病。

“我会付钱的,只是一顿饭而已。 ”我找不出理由拒绝,事实上,我也不想拒绝。

陌生人伤害不到我。 看到信非走马灯似的与一个个男人举止狎昵,我熟视无睹。

她在做她喜欢的游戏,我没必要陪着牺牲。 看着镜中的我,想起了那个老男人说的话:你很像一个人,一个我一直念念不忘的人。

当然是他曾经爱着的女人了,我猜想。

我想昨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几杯红酒下肚,老男人就一直叫错我的名字,无意中我摸到了那把没来得及还给信非的钥匙,心一动,只这一念之差,就把他带到了我与信非曾经住过的那间公寓。 依旧温馨整洁。 老男人的手一直不老实,我也半推半就,我把他想象是存宇。 突然,我看到他背后那张苍白如纸的脸,是信非。 “爸爸!”我听到她变了调的叫喊。 我想对信非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只不过也想背叛一次,没想到却选错了对象。 主持雨桐: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故事实在有些离奇,但谁能保证这样的故事不会在你的身边发生?生活和感情说它简单就简单,说它复杂它就复杂,许多事情是很难预言与评断的,只有当它发生,你才能够明白它存在上一篇:|下一篇: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