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唱歌要命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第317章 唱歌要命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南湾别墅,正午当空。 “哥哥,等下吃完饭带我们去玩啦~”此时,从酒楼订的外卖已经送了过来,另外几个女生正在拆解包装,曾崋倩则拉住叶景诚衣袖撒娇。

叶景诚对这个多动又多言的小妞是真心的头疼,难得他回来一趟,还以为可以享受一下清净,结果就被对方从早上缠到现在。

而且曾崋倩最近越来越无法无天,前几天居然带另外几个女生去夜总会,这件事他还是事后从成圭安口中得知。 如果她们当时遇到的是一群比较恶的人,又或者没有成圭安等人的解围。

对方或者会看在他的面子,曾崋倩等人不至于会吃亏,但是受到一番惊吓绝对在所难免。 因为叶景诚明面上只是一个商人,那些烂仔就算顾忌也只是怕他用‘皇气’报复。

如果曾崋倩真要把他们惹急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正所谓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他们在事后躲起来一段时间。

即使叶景诚动用手上的暗牌,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所以这几天叶景诚开始限制曾崋倩的行动自由,一些不适合她这个年龄出入的场所一律不让她去,更加不准带唆摆其他人陪她偷偷的去,不然的话直接将她送回家里给父母教育。

曾崋倩自然不愿意回去,家里哪有这里自由自在。 于是在别墅中屈了几天,本来就坐不住的她,自然是向叶景诚大吐苦水。

曾崋倩不断的摇晃拉扯,使得叶景诚吃顿饭都没得安稳,他只好同意解除对方的限制令问道:“好啦好啦,你想去哪里玩?”“去,卡拉……”曾崋倩似有所想,把卡拉ok几个字眼收回嘴里。 现在她还处于非常时期,还是不要惹哥哥不高兴的好,于是转口说道:“去游乐场玩。

”“那等下你们几个去玩吧,记住不要到处乱跑。 ”说完从钱包掏出几百元给曾崋倩,曾崋倩之所以乖乖留在别墅,最大的原因就是她没有活动经费。

而曾崋倩之前接拍的片酬,叶景诚都是送到她父母手上。 因为她不像温璧霞那么有自制力,相对来说一个是守财,一个是散财。

温璧霞之前所得的片酬,她都会将大部分存入银行。 而曾崋倩从叶景诚手上拿到零用钱,就算不是当天就花完,那也是三两天的事情。 每次叶景诚都是给她几百上千的零用,这笔钱对叶景诚来说不算什么。 不过曾崋倩太不珍惜钱并不是一件好事,港岛一个四口之家的日常花费,一个月也不过几百元。 而且她现在才15岁就这么大手大脚,等到以后还得了?“就我们几个?哥哥你不陪我们吗?”曾崋倩喜滋滋的接过钱,并没有顾及另外几个女生,似乎是对她们说这财务我接管了。 不过在场也就她‘身无分文’,另外几个都是出身贫穷家庭,都知道什么叫做勤俭节约。 叶景诚每个月给的零用钱,她们或多或少都会存起来。 “等下我要跟小明菜去一趟唱片公司。

”叶景诚说道前段时间,华星唱片所属的华星娱乐有限公司,已经由黎应就负责完成交接的任务,正式融入他旗下公司的一份子。 而作为这间唱片公司第一批签约的艺人,女歌手是主推岛国市场的中森明菜,男歌手则是最近凭借《英雄本色》红起来的张国容。 叶景诚带中森明菜去唱片公司,一来是让她熟悉一下环境。 二来她现在虽然有加藤登纪子作为导师进行教学,只是这个教学环境是在这间别墅,仅有的一台钢琴和乐器导致资源十分有限。

在唱片公司进行教学则不一样,首先内部的资源可以有更加的培训。 因为这间唱片公司存在的目的,就是培训出一班高素质的艺人歌手。 其次即使缺少部分的设备,叶景诚都可以找人进行置办。

特别是一些大型的设备,不会说像别墅一样塞不进去。

“我也要去。 ”曾崋倩突然来了兴趣,决定改变原先的计划。

“不要搞搞震。

”叶景诚不客气赏给对方一巴掌,当然这巴掌并不是落在她的面上,而是那略显平坦的粉臀上。 另外几个人见怪不怪,权当叶景诚是在教训曾崋倩。

曾崋倩眼珠子一转,找到借口道:“我才不是搞搞震,我也想做歌手。

”“噗——”饭桌上的温璧霞忍不住笑出声,另外几个人也是忍俊不禁。

她们可是见识过曾崋倩的歌喉,就在去夜总会唱卡拉ok那一个晚上。

曾崋倩唱歌不但走音,还要是呕哑嘲哳的风格。 可以说在场的所有人,她绝对是垫底的一个。

中森明菜这位未来的歌姬就不用说,武田久美子也经过专业的训练。

有森也实跟温璧霞唱歌不好不坏,中森明穗声音有些沙哑不适合唱歌,但是听起来也不会说太过违和。 也只有曾崋倩唱歌的时候,会让听众下意识的掩住耳朵。

见到众人的反应,叶景诚倒是有几分好奇,说道:“那你唱首歌给我听听。

”“哼,唱就唱。 ”原本她还有退缩的意思,但是看到另外几个人这样笑她,顿时激起曾崋倩的自尊心,她唱歌真有那么难听吗?想了想,曾崋倩挑选了徐小凤主唱的《夜风中》。

“我唱啦。 ”曾崋倩进行一个深呼吸,然后发出一阵鸡仔声。 夜风中自弹~自唱~残之火~似再难照亮夜已静(qing)神迷惘旧欢似幻象夜风中独来独往(wang)残之火已冷(neng)难再亮旧梦如能~再难复那当日模样——……这首歌是唱不下去了,对于其他人曾崋倩还不会那么在意,哪怕她们已经开始打冷颤。

但是这个人换成叶景诚,只见他也是一副难受的样子,曾崋倩自尊心瞬间受创。

“你就是在毁我的耳朵。 ”叶景诚掏了掏耳朵,原本好好的一首歌,从曾崋倩口中唱出来又是破音又是错字,还要把握不了半点节奏,这种境界还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 见到曾崋倩两腮鼓鼓,叶景诚安慰道:“崋倩啊,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曾崋倩双手放到身后,就像一个出错的小学生面对责罚,撅起嘴巴说道:“什么啊。 ”“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

”叶景诚说出一个烂ga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