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温柔待岁月,然岁月诚不欺我

我以温柔待岁月,然岁月诚不欺我

调整坐姿已经不能缓解我的疲惫与懒倦,我起身伸个懒腰。 夕阳的余晖透过树枝与树叶的空隙斑驳的照射到屋子里,短暂缺氧过后大脑又被理智所占据。

我思索着黄昏时分做些什么才会为这样完美的一天画上充实的句号。

不如跑步刚好活动活动,我是个一旦确认想法就会付诸实践的人。 我换上健身的紧身衣,穿上跑步的鞋子。

来到附近一所大学的体育场,操场上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散步,享受这无限好的夕阳。 简单热身以后我也开始跑步,跑步这项运动我为实喜欢,这是一项能令人脱胎换骨的运动。

四百米的跑道,几圈下来已经感受到汗珠在流淌,越是疲惫越是坚持,那种超越自我的快感,凌驾于任何虚荣心满足。 迷惘,孤独,失落,颓废,种种负面情绪仿佛都随着汗珠排出体外,极致的运动似乎是平静内心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