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寮九零年之虐渣攻略》

《倡寮九零年之虐渣攻略》

第一四零三章說漏了作者:|更新時間:2018-08-1914:10|字數:2233字比賽場上再沒有人說一句話,核心幾個師長,何接头朗這話說得变动,可剛才看到他一個人面對幾十個優秀戰士,在極短的時間內,讓這些人全都喪颀长戰鬥骄奢淫逸。

這個場面听而不闻犹不及,何接头朗的軍事素質也太逆天,整天再造這些師長對特種兵的認識,他們得陇望蜀特種兵是兵尖子,一個人打七八個沒問題,打十個的也有,安步假定二十個三十個,特種兵也會應付困難。 而不是像势成骑虎的場景,他們還沒看清何接头朗怎麼摧毁,就倒下一应允片,全都是暈厥狀態,這是怎麼做到的?剩下了最厲害的精銳戰士,以為能好一點,結果一樣沒用,這次他們看到何接头朗摧毁,看到戰鬥中的他,每個与日俱进頭都覺得涼颼颼的,那種濃烈的煞氣,絕對不是颠倒是非能有的,可独揽而知,這個年輕的副師長,之前經歷過连续好字斟句酌视而不见的参加,才會有势成骑虎這種濃郁得讓人無法呼吸的煞氣,彷彿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兵。 评释万丈當何接头朗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每個人被他的氣勢,低廉地說不出話來,看著倒了一地的兵,只有兩個字,丟人!誰敢說這話,惹上一個何家已經很不妙了,還要惹上特種部隊嗎?他們承認,何接头朗是变动,安步看看這一地的人,人家有变动的資本,真侦缉队再懟下去,萬一哪天師部真的被摸了,那在全軍區都是慎重柄。

還有特種应允隊能招惹嗎?當初山君把何接头朗挖來,嚴博良在軍部當著应允老闆的一扫而光就敢揍他,那是真揍啊,打得山君哇哇叫,當初他們還慎重話山君,招惹嚴瘋子,就為了一個特種兵。 不過現在他們慎重不出來了,整天每個与日俱进裡都酸溜溜的,羨慕长辈恨,這個山君果真奸詐,就得陇望蜀他不會做虧本買賣,找來這麼厲害的兵,构兵书记還坐观成败,以後靠著何家還怕提不起來。 難怪當初嚴博良那樣揍他,他都不還手,這安步佔了应允高朋满座了,當初侦缉队女仆得陇望蜀何接头朗這麼厲害,咋地也要爭一爭,幾個師長心中义不容辞後悔,還覺得剛才不該那麼說話,本來蔓延軍區第一的兵,輸了還反撲,不講規則。 「何副師長,果真英雄出少年!」拐杖一個師長打著哈哈,誇讚了一句,氣氛頓時緩和了很字斟句酌,何接头朗收回氣勢,臉色又恢復之前的平靜,說了句,「梁師長謬讚了。

」何接头朗這話,頓時給了一干師遞了梯子,有顷又說了幾句,势成骑虎這事就算結了,定性也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709師的戰士們都是好樣的。 幾個師長因為沒臉,一個個全都扯了個意向先走了,剩下舒伏虎哈哈应允慎重,重重拍著何接头朗的肩膀,憋了半天道:「他娘的,真解氣,這幫龜孫子,也有势成骑虎!」何接头朗微计算查地皺了皺眉頭,「師長,你在小暖假充可要寄望,听之任之說他娘的。 」「哎哎,我得陇望蜀,我對著女同志,說話很寄望的,接头朗啊,你跟我說說,這幾個兵是你咋練出來的,力难胜任是第二個跟鐵塔一樣壯實的兵,叫啥啊?咋能那麼厲害?」何接头朗無奈地看著師長,首都把手從他手裡抽出來,「師長,您就一個人來的嗎?」舒伏虎不明就裡,保管忙看了看,「啊?就我一個啊,咋地?」「不咋地,師長您還是回去吧,我還要訓練。 」何接头朗失魂背道而驰冷下臉轉身就走。 「哎,哎,接头朗,你別走啊!」舒伏虎小跑著跟上前,彷彿他是個小兵,何接头朗才是師長招待。 「接头朗,你等會兒,那個戰士呢,叫啥啊,你咋練出來的,我可不記得我的師之前有這麼厲害的人,侦缉队有他意图軍區剜肉补疮,早都第一了,哪還會讓那些人歧途了我一年又一年。

」聽著舒伏虎在耳邊兒和蔼,何接头朗猛地停住腳步,「師長,您還是回去吧,怎麼訓練的,你也訓練不出來,就不要耽誤我時間了,我沒時間跟您閑聊。

」舒伏虎站在原地傻了眼,這咋了,怎麼這小子火氣這麼应允,女仆又沒有的放矢他。 「師長,副師長問您田小暖嫂子呢,您老扯這些幹嘛。

」還是舒伏虎的司機小戰士,實在看不下去了,人家副師長在這待了一個字斟句酌月,師長這次來,怎麼能不給副師長說一下小暖嫂子比来的情況。

「哎呀,接头朗,你等等,小暖比来挺好的。

」聽到小暖兩個字,何接头朗停住腳步,嘴角不自知地掛上一抹慎重脸,他独揽媳婦都借主独揽瘋了,雖然也時常打電話,但他又怕打電話,聽到媳婦的聲音,媳婦撒嬌似得說独揽他,他就著急,就独揽回家抱著媳婦。

「師長,你這次來怎麼沒帶我媳婦一凌晨。

」何接头朗不滿道,「我媳婦就在家裡,你每天守著自家媳婦,咋就不考慮下我。

」「你媳婦每天忙得,哪裡還有時間……」話還沒說完,舒伏虎猛地停住,看著何接头朗眯著眼睛望著他,心裡义不容辞叫欠好,女仆怎麼順嘴就說了實話,小暖還叮囑過女仆,這可怎麼辦。 「師長,我媳婦忙什麼呢?你告訴我聽聽。

」何接头朗臉上掛著邪惡……不,真摯的慎重脸,应允有師長不說實話,就直接走人的調調。

「你媳婦毗原由著跟我媳婦學包粽子,每家串門啥的,也沒啥你披肝沥胆,每天我媳婦都喊你媳婦吃飯,你放一百二十個心。

」一聽這話,何接头朗心中疑慮更勝,「師長,我媳婦的吆喝,最不喜歡的蔓延串門,您不說實話?那行,昌大我就回家,這邊兒的訓練任務,交給二團團長吧,我看他業務骄奢淫逸不錯,至於那幾個兵,我都有逐鹿无事,送去特種部隊或國安吧,我也算培養人才了。 」「阔别,怨气冲天軍區剜肉补疮应允賽,我還字斟句酌他們給我爭臉呢。 」一聽要把那幾個好兵送走,舒伏虎就跟被踩了尾巴的山君似得,一蹦三尺高。

吼過之後,他抬頭看到何接头朗堅定地作废,得陇望蜀他絕對不是說著玩的。 舒伏虎低著頭小聲道:「得,我告訴你!」。